网传六省现阴性艾滋病 卫生部已采集59人血样

2016-08-30 21:05:04   来源:http://www.gove.cn/   点击:

  昨天,有媒体报道,内地包括广东、江苏在内的至少六省市发现一种被称为“阴性艾滋病”的神秘疾病,可通过口水与血液传播,感染途径与艾滋病相似。这一报道迅即引来众多网友的关注,网友在大呼“恐怖”的同时,也怀疑报道是否属实。有关专家则指出,从来没有阴性艾滋病一说。江苏卫生部门日前也进行了相关调查,结果显示,被调查者身体指标并没有出现异常。

  另有消息称,卫生部不日有望统一发布调查结果。

  香港首爆新闻,微博推动事件发展

  最新报道此消息的是香港媒体,题为“惊世阴滋病”。消息称患者感染“阴滋病”后,会出现淋巴肿胀、皮下出血、舌苔生绒毛等症状,更可怕的是无法根治,而且连传染病专家亦对该病毒毫无头绪,但病毒却不断扩散,现时至少有六个省市发现该病毒,患者多达数千人。

  按此前媒体的报道,染上病毒者普遍都有如盗汗、手脚麻木等与艾滋病感染极为类似的症状,但经过多次HIV检查却仍显示阴性,临床报告也显示他们是“无明显的器质性病变”,因此他们自称是“艾滋病阴性感染者”。香港媒体报道称,怀疑感染病毒的港人汪先生在与认识半年的香港女网友发生一次无保护措施的性行为后,从去年11月起出现淋巴肿大、舌苔长出绒毛、抵抗力不断变差等症状,更怀疑传染给妻子。他担心自己染上性病,但到医院进行多项检查后,结果均表明没有感染艾滋病或性病。

  该报道“出街”后,很快就被上传至微博。南方一家媒体的记者发现,相关报道从昨天早上7时多在知名微博上曝光后,不到中午就有约千条转发,该报也迅速跟进,采访了广东方面的专家,但专家们异口同声指出“绝非艾滋病”。

  众“病患”向记者透露各种信息

  “病友”甲——

  江苏感染了二十多个

  许多病友在网络聚集,广州人杨诚是发起人之一。杨诚是他的化名,在新浪微博上,他自称是“不明感染者”,“我就是其中一个病人,去年7月9日有了不洁的性行为后,第二天晚上就有了类似的症状,包括反胃、头晕、呕吐,身上有皮疹发痒等。”

  “很多人恐怖的症状是舌头长绒毛?”记者向杨诚求证,他告诉记者:“倒也没有,主要是舌头发白,很多病友误认为是长绒毛。自从有了这个‘病’后,我就反复上网交流,最后找到了这个网站。现在网里大约有两百多个人,都有类似的症状。”

  据这些“病患”介绍,这种“阴滋病”患者广东最多,江苏的“感染者”有二十多个。

  这个“病”给杨诚带来了极大困扰,“春节回广西的家,我都不敢和家里人一起吃饭,都是分餐制,以避免将‘病’传染给家人。因为有的病友家里人也感染上了。”

  “病友”乙——

  “我每天都担惊受怕”

  在南京也有这样的自称患病的“感染者”,罗海(化名)是其中之一。罗海是一名在校大学生,贵州人,“患病”已经一年多了。据他介绍,自己还没有好转的迹象,每天都在担惊受怕。“我现在全身肌肉感觉萎缩了,人瘦了很多,舌头发白。骨头疼。已经检测了三次HIV,结果都是阴性。”

  罗海自称,让他恐惧的源头是:“我和网友有过一次接吻,之后就有了这样的症状。”

  记者了解到,称患有“阴滋病”的“患者”,即使在多次检测HIV病毒均为阴性结果后,他们却坚持怀疑自己得病,而且是受到了“未知病毒”的感染。记者联系到一名外地的广东“患者”,在一个月里,做了七次HIV检测,都是阴性结果。

  这些病患描述的共同特征是“骨头疼、肌肉痛、舌头发白、免疫力低下,有的甚至走路,骨关节都能发出咔咔的响声”,多数有不洁的性接触。

  “病友”丙——

  有的“感染”与性无关

  一名病友透露了江苏淮安一名39岁的“老驹”的联系方式。“病友”介绍,“老驹”的病情最重,圈子里都知道。记者电话采访了“老驹”,他告诉记者,这病的传染也不一定都是通过性接触,“我‘感染’这个疾病,就是与性一点关系没有,得‘病’已经有一年半了,最初根本没有往什么艾滋病方面想。由于骨头疼、神经疼,最初怀疑是类风湿,但是去医院检查,所有结果都没有什么异常,后来在网上查找,发现了与我一样的病友不少。我现在头就非常疼。”

  “老驹”很肯定地说,从各项判断来看,他是被“飞沫”感染上的。后来他发现,网上有不少讨论该病的QQ群,于是经常上QQ和网友交流。“病友绝大多数没有见过面。去年到卫生部去过一次,一共有四人,那一次是与病友见到了面。其他人和我一样,最明显的就是舌头发白,像一张白纸一样。”

  “病友”丁——

  怀疑是同事传给我的

  深圳的王强(化名)是某次采集血样的59人之一,他告诉记者,2009年11月,他们将情况反映给卫生部门后,得到了回应。卫生部门召集了60人在北京地坛医院体检,其中一人不知什么原因没有来。2009年底,检查结果出来了,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专家因此认为这病主要是精神因素所致。今年1月份,王强从别的病友处听说,那一批血液样本已经送到了美国。

  王强告诉记者:“我是2008年3月初出现症状的,至今都淋巴结肿大,没有什么性接触,怀疑是同事传染的,因为当初去医院看病,恰巧就碰见了同事,两人的病情几乎一样。”

  官方说法

  卫生部:

  已采集59人血样

  此前媒体的报道也证实了王强的有关采集血样的说法。据报道,近日,卫生部疾病预防控制局相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北京、上海、浙江、湖南、江苏、广东六省市已开始对所谓“阴滋病”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分析具体病因。纳入流行病学调查的各省疾控中心在多个地方采集的59个患者血液,已送往美国的化验室进行检测。

  杨诚也向记者表示,确实是这样的,59人的血液样本被送到美国去检测了。“整个样本的采集以及在国内的检验大概耗时一年,但是结果没有问题。今年1月6日这些血样送至美国检测。”

  在记者的采访中,无论是罗海还是“老驹”,都不在这份名单里。“老驹”告诉记者:“江苏大概只有两个人在59人名单里,但是都没有联系方式,一时很难联系上。”

  江苏卫生厅:

  检查结果都是正常

  江苏省卫生厅有关人士介绍,按照卫生部提供的名单,他们在今年3月迅速成立专门的调查小组,并建立了科学、严谨的调查方案,通过手机和网络与江苏的7名“自述感染艾滋病”者进行了联系。但是其中有两名拒绝调查,实际调查人数为5人,而5人中,有一人不愿意接受CD4(免疫功能)指标检测。

  经过检查,5人的艾滋病检测均为阴性,而且免疫功能也都是正常的。尚无证据表明他们感染了新的病毒。据介绍,目前,5人的生活、工作并不受影响,也无需住院调查。调查过程中,专家也同时给予了心理疏导。5人对当地卫生部门表示了感谢。

  江苏省卫生厅人士表示,对于此事,他们今后仍然会密切高度关注。更详细的结果可能要等待国家卫生部门公布,因为江苏只是其中的调查省份之一,而且样本量偏少。

  没有“阴滋病”之说疑为“恐艾症”

  南京第二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姚文虎告诉记者,没有“阴性艾滋病”这一说法,艾滋病抗体检验不呈阳性,怎么能称为“艾滋病”?另外,很多人在高危行为后,心理上比较恐惧。“我们临床上也有这样的患者,总是感觉紧张,身上有皮疹。不排除这是人在精神压力大的情况下,免疫系统变差,导致疾病乘虚而入。”

  江苏省人民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周东辉也表示,没有“阴性艾滋病”这一说法,也不能因为一些人高危性行为后出现皮疹、淋巴结肿大就认为有新病毒。

  江苏一位专家还指出,这些人症状虽然描述很仔细,但是基本上都是主观感受,通过医学检查如果没有任何异常的话,可能主要是由“恐艾症”引发了躯体症状。

  有媒体报道称,中国艾滋病防治专家桂希恩认为,觉得自己感染上未知病毒的人群中,至少有一部分人有心理障碍。

  而据香港媒体报道,广州市卫生局副局长、广州市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唐小平也认为,目前医学上并无“阴性艾滋病感染”,他强调如果艾滋病抗体检验不呈阳性,就不可能是艾滋病或者艾滋病变种。

  事实上,网上许多网友对此也认为,这些患者主要是心理作用,属于癔症范围,癔症有时确实有躯体上的表现。

  不过,包括杨诚在内的病友,对恐艾症的说法表示不太认可。“至少我们躯体上的不适确实是存在的。”

  美国实验室检测1/3血样没有问题

  采访中,杨诚告诉记者,他刚刚看到中华医学会公共卫生分会的网站上有了最新的消息,这个网站是这批“病患”与专家沟通的桥梁,也经常发布一些最新消息。

  记者登录网站后发现这样一条消息:“刚刚接到美方实验室传来的消息,截至目前他们已完成1/3样本的检测工作,尚没有发现存在病毒感染,对病友而言,这应该是一个好消息。我们正在催促他们对剩余的样本进行检测,由于实验需要很大的成本,并且该实验室承担着很多工作,没有专职的人员来从事该检测,因此得到全部检测结果还需要时间。但他们已承诺得到结果后尽快告知我们,还请大家对美方实验室的工作予以支持和理解。”

  杨诚告诉记者,对于这样的结果,其实他心中早有预料,只是感觉很遗憾。他希望真相能早一天到来,“不是艾滋病,不代表就没有其他疾病了。”

分享到:

上一篇:重庆枪击案劫匪周克华与南京枪案凶手为同一人
下一篇:最后一页

热门推荐